Brilliantly Lifelike Sculptures Created From Cardboard

Brilliantly Lifelike Sculptures Created From Cardboard-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cardboard #sculpture #papercraft #Zhongge

A post shared by 鍾凱翔 (@cardboardnose)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cardboard #sculpture #papercraft #freehand #zhongge

A post shared by 鍾凱翔 (@cardboardnose)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這次的摺紙鍬形蟲販售,有很多朋友私訊想跟我訂做其它品項,如螳螂、貓狗等等…但都被我委婉的拒絕了。為什麼我只選擇鍬形蟲作為摺紙販售的唯一選項呢?以下就解釋給你聽,摺紙鍬形蟲對我的深刻意義。 做為一個從小只看動物頻道長大的小孩,畫動物成為我有記憶以來最大的興趣,跑圖書館找動物圖鑑作為回家臨摹的資料成為我和媽媽當時每周六必做的事情。一直到約小學一二年級,我在圖書館動物圖鑑附近的書櫃裡找到動物摺紙的書,便開始照著書上的教學摺動物。比起平面的繪畫,可以實際拿在手上從各個角度觀察的立體摺紙作品更能滿足我對動物觀察的需求,於是就這樣又摺了一段時間。到了小學四年級,自然課開始要我們飼養蠶寶寶作報告,於是我決定去養獨角仙(?),很自然的也開始接觸鍬形蟲了(大家都甲蟲嘛!)這時我才驚訝的發現: 圖書館的摺紙書沒教如何摺鍬形蟲!!! 這件事情看似沒什麼,但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件打擊非常大的事情,我思考了很久,終於在某一天晚上洗澡時,想到了鍬形蟲可能的摺法,洗完澡後頭髮還沒吹乾就趕緊嘗試了,然後我就成功了(抱歉不是什麼歷經挫折最後成功的故事),雖然很粗簡,但已經看得出來我在摺什麼了。於是呢,小學接下來的日子,一直到國二我都在摺摺紙鍬形蟲,除了細節增加的越來越多之外,也利用各種紙質/色彩/方式加工,翻著圖鑑做出了全世界各式各樣的鍬形蟲。而後來為了把摺紙鍬形蟲做的更寫實,我開始使用剪貼的方式,如紙雕和紙模型的技巧,做出更擬真的昆蟲,再到後來高二,用這樣的製作方式拿一旁的瓦楞紙箱做昆蟲,之後到大學製作大型作品持續發展至此,變成了現在大家比較普遍知道我做的作品形式,一切的一切 都是從摺紙鍬形蟲開始的,所以它對於我的意義才會如此不同。 所以 你還不訂嗎? #paperfolding #origami #stagbeetle #ZhongGe #目前排到九月初

A post shared by 鍾凱翔 (@cardboardnose) on

 

Facebook Comments

If you liked this, leave a comment!